「天博体育平台」造车新势力面临巨大危机,因资金问题多家车企已陷入停滞,大量员工维权讨薪事件爆发。继博郡汽车、江苏赛麟汽车后,又一家新势力车企遭员工维权。

频道:天博产品中心 日期:

造车新势力面临巨大危机,因资金问题多家车企已陷入停滞,大量员工维权讨薪事件爆发。继博郡汽车、江苏赛麟汽车后,又一家新势力车企遭员工维权。

据媒体报道,拜腾汽车已拖欠包括总监级别在内的员工近4个月薪资,涉及人员近千人,拜腾方面至今未作正面交代,后续安排也没有下文。据称拜腾员工正计划集体维权讨薪。

拜腾汽车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,公司现在只剩下躯壳,上海办公室4月撤租、北京办公室6月17日撤租、南京工厂上周也因欠费停水断电关厂,数千名员工长达四个月的停薪远程办公的尽头也遥遥无期。

由于经营困难,为降低成本,拜腾汽车曾作出延期发放员工薪资的决定。从一份网曝拜腾汽车4月1日下发的内部文件显示,拜腾中国区员工4-7月的基本工资将按比例被延期发放。该公司称,由于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冲击,公司的外部经营环境面临巨大变化,经管理层商议决定推行临时性员工薪酬缓发计划,为公司减少短期固定成本支出,应对经济下行风险对公司运营的冲击。

内部文件显示,拜腾汽车工程师以及同等级别的员工,延期发放工资的百分比为10%,职位越高工资延期发放比例越高,总监级别为45%。该公司承诺,延期发放的部分薪资将于9月7日前随8月工资一起一次性支付。

除此之外,拜腾汽车核心管理层集体降薪,降薪比例为70%-80%,为公司降低成本做贡献。

让员工无法理解的是,拜腾汽车频频食言,部分员工爆料称3月份的工资至今也未发放。融资渠道遇冷、高管离职、工厂欠费停水断电,加上4.7亿元债务未偿还,一些员工对公司已经失去了信心。

拜腾(BYTON)是南京知行新能源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旗下的新能源汽车品牌,成立于2017年9月,创始人戴雷曾在华晨宝马、英菲尼迪中国任职,官方称拜腾定位为植根中国、布局全球的高端新能源品牌,拜腾运营总部、制造基地及研发中心均在南京。

据天眼查显示,拜腾至今完成5轮融资,合计金额超过10亿美元,投资方包括一汽集团、富士康、宁德时代等。

拜腾CEO戴雷在2019年11月曾表示,“大多数造车新势力企业肯定是不能活下去的,因为消费者不需要这么多的品牌选择,市场空间没有那么大。而且造车新势力还要重资产,最后跑出来的也只有几家。”戴雷还称,拜腾正处于5亿美元C轮融资的最后阶段,部分资金已经到账,2020年年中首款车型M-Byte将在南京工厂实现量产。

2018年9月,拜腾正式完成收购天津一汽华利,获得造车资质。根据当时一汽夏利发布的公告,其将天津一汽华利汽车100%的股权转让给拜腾,转让价格为1元,拜腾则需承担华利8.5462亿元债务及职工薪酬。

受融资渠道遇冷、公司运营等问题影响,拜腾至今仍欠款4.7亿元。2020年6月3日,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,拜腾、一汽夏利、一汽华利、天津一汽夏利运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四家公司签署了《补充协议》。协议规定,拜腾必须在今年10月31日前付清剩余欠款4.7亿元,其中6月30日前支付2.35亿元,10月31日前支付全部剩余的2.35亿元。

有消息指出,拜腾计划提出核心管理层参与公司新一轮融资。资金告急、员工讨薪维权,拜腾M-Byte量产计划或再次延期。拜腾M-Byte定位中高端豪华SUV,该车最大亮点是配备48英寸巨大触控屏,以及7英寸驾驶员触控屏,售价在30-40万元。

进入2020年,造车新势力集体“熄火”,车辆未开始生产就面临洗牌命运。资本环境发生巨大变化,投资者对于互联网造车的投资项目变得无比谨慎,新势力车企融资困难,经营问题逐步突显。其中,天津博郡汽车基本已放弃造车项目,并启动全员待岗措施;江苏赛麟汽车受到公司运营、董事长被举报等事件影响也陷入困境,如果无法在短期内获得运营资金,公司将无以为继。

新势力造车的疯狂浪潮基本结束,车企进入两极分化阶段,无法获得外部资金支持的车企,或将在2020年集体倒下。

相关热词搜索:「天博体育平台」

相关文章